2007-2008

都過了。

廣告
張貼在 三月, 以破壞之姿 | 發表留言

歲末雜感 — 七年

一、

又想起那段Road trip,混亂的色調,有人在Danny’s門口吐出一灘黃水。那是我第一次體會那種單薄卻脫不掉的關係。後來我長大了,我聽起台灣人用奇怪的口音唱英文詞,我在輕快的旋律裡哭,好輕快,好苦。

二、

I really love you, more than I could, I really do.

我們心裡那些很像的部分,對你或我來說都很重要。所以,

三、

他買回來兩杯無糖鐵觀音拿鐵,一杯有珍珠一杯沒有,他說忘了問我要不要珍珠,就買了兩杯讓我選。

也太溫柔。道德感禁止思緒繼續往下走。我拿過沒有珍珠的那杯,想著長大以後那些沒有談成的戀愛。

四、

當了媽才了解自己父母以前對自己的各種觀察和想法。溝通是我們不在行的一塊,加上父母寵壞我,我於是任意自由任意孤僻,任意成為一個缺乏原則的人。但是我始終快樂,雖然有時聽很苦的歌,有時搞不會有結果的曖昧。

父親身體微恙,這大半年過得辛苦。流年即要過運,希望狗年順順利利。家人永遠有我最大值的愛。

五、

十年前Facebook還沒侵佔生活(而才過十年就變成只有老人在玩的social network),我的中文歌和電影光碟都是朋友在家鄉拷貝給我帶來國外,好讓我不至無聊或脫節。

我在拷貝來的中文歌的華麗編曲中抽煙,然後長大,終於變成小時候眼中那些只會工作、回家煮飯、嘮叨又愛催促的大人。

張貼在 三月, 以自由之名 | 標記 | 發表留言

歲末雜感 – Happy Evolving 

瓶裡的花,差不多一個星期就凋謝。

角落的灰塵,一個星期不打掃就會結蛛網。

身體裡低調共存的細菌,在家庭工作雙重壓力下就茂盛長出喉嚨和眼睛。 繼續閱讀

張貼在 三月, 以自由之名 | 標記 , | 發表留言

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八日 — 在有海的時候

 

我想去個一出門就看得到海的地方,在那邊住到32.5歲,

…因為所有有關城市的預言都將應驗。

繼續閱讀

張貼在 Uncategorized | 1 則迴響

夏天的孤島

ocean blue

關於你的記憶,不可能會消失,只是時序有些錯亂。到底是夏天還是冬天我其實不很確定,我只記得有你在的時候,若不是晚上,便是光線微弱的陰天。

繼續閱讀

張貼在 六月, 以自由之名 | 發表留言

Denial, denial. 


I don’t wanna be your friend

I just wanna be your lover

No matter how it ends

No matter how it starts

Forget about your house of cards

And I’ll do mine

Forget about your house of cards

And I’ll do mine

And fall off the table, get swept under

Denial, denial

The infrastructure will collapse

Voltage spikes

Throw your keys in the bowl

Kiss your husband goodnight

Forget about your house of cards

And I’ll do mine

Forget about your house of cards

And I’ll do mine

Fall off the table, get swept under

Denial, denial

Denial, denial

Your ears should be burning

Denial, denial

Your ears should be burning

奶茶喝多了,右肩痛著,藍光太多,清晨太短。

影片 | Posted on by | 發表留言

最近的事(其實就今天的事)

一、

聽說因爲天上什麼星什麼星的在逆行,所以懷舊氣氛充滿,巧不巧我今天在悠吐必上懷念了好多金曲,每首都聽到差點內牛滿面,從Prince啊Prince啊Prince啊到久以前的張懸和剛開始的冬野到島嶼天光啊入陣曲啊,那些,好像都搭配不一樣的心情,但都很鼻酸捏。 繼續閱讀

張貼在 三月, 以自由之名 | 發表留言

Sometimes It Snows In April


那些不知不覺中,與你的記憶融為一體的聲音,在消失之前,被拿出來重新提醒。

(然後就會被忘記)

(但仍舊成為了一部分身體)

影片 | Posted on by |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