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孤島

ocean blue

關於你的記憶,不可能會消失,只是時序有些錯亂。到底是夏天還是冬天我其實不很確定,我只記得有你在的時候,若不是晚上,便是光線微弱的陰天。

你陪我看房子,那是不久之後我要和另一個人一起居住的家。你陪我,我跟房東爭執到最後覺得自己是不是有些理虧,你說「如果心中有疑慮本來就應該堅持」。你陪我去看家具,即便要買的家具是要放在一個與我有關但與你無關的地方。你幫我把家具抬上四樓,一不小心讓扁平木條在你手臂上劃了條又長又深的傷口,看來是要留疤了,你說你喜歡身上有疤,可以讓經歷的故事更深刻。

你身上還帶著我的故事嗎?

為了讓我晚上能好好睡覺,雖然才剛把家具抬上來也顧不得疲累,我們合力趕著在夜晚前把睡床組裝好。完成後在窗邊就著落日餘光吃披薩可樂當作晚餐。我已經想不起來我怎麼能夠從容不迫面對這一整天的尷尬和心碎,明明我愛的是你,不是他,我卻和你一起逛家具店,一起佈置了我和他的家。

你離開後我坐在地上看著公寓裡唯一的家具,天暗了,窗外的城市燈光照得室內昏昏黃黃,四面牆壁不停往中央靠近,要把我壓扁在這個奇異空間。我爬上床,黑夜更加明顯,孤寂更加具體,我刻意讓自己沒有感覺,唯有如此,你的離開與他的到達,與這兩者之間的空缺,才能夠理所當然。

下意識拿起手機,正巧看到你的來電顯示。

接起電話,你的聲音涼如水,你說你走在河邊想要好好講這最後一通電話。你在手機裡聽起來像枝椏間露出的月光。你說了你的難題,你父親和兄姐之間的心結,你說你遠行的計畫,與她復合的可能,你說你親戚的家務事,還有你朋友的婚姻。你說你,一直不斷地在說你,我卻知道你在說我們,你在宣洩你今天陪我一整天的尷尬和心碎。

我躺在床上,把手機壓在耳朵下聽。四面牆壁突然間不再向內壓縮反而消失不見,小小公寓變成深藍海洋,沒有邊際,我的眠床是海上孤島,只用你的聲音連結任何對外可能。我其實沒有什麼情緒,因為任何情緒似乎都將徒勞,我不確定通話結束後我有沒有哭,我只攤在島上,隨海浪任意漂浮。

那是我今生最大的空虛,在海洋包圍下我對你留不住我感到一籌莫展,我沒有辦法對你彌補,也沒有辦法向你要求,你跟我有同樣給不起的東西,所以我們永遠沒辦法成為「我們」。絕望氣息成為你我的註腳,從此我維持著填不滿的狀態。

然而那片海洋終究是留給了你,你要知道除了你,再沒有人能給我那樣一片填不滿的深藍。

 

廣告

About NoReen

sinner/saint
本篇發表於 六月, 以自由之名。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