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暑之前。

『我叫做月。』他說,接著給我一個詩情畫意的微笑。

我下意識抬頭想看一眼月亮,忘記天空正在下著雨。今天芒種,梅雨季節理應要到了尾聲,天空卻不情不願猶在滴滴答答,拒絕迎接夏天開始。

他看見我抬頭,就也把脖子伸長往外張望,『今天剛好是超級滿月噢,是滿月最大最亮的時候。』『可惜現在下雨看不到月亮。』我在他詩情畫意的聲音裡聽出他詩情畫意地輕輕嘆下一口氣。

超級滿月啊,兩年前我決定離開家鄉的那晚上,也是個超級滿月。那天天氣晴朗無雲,我一路走,月亮一路要把我晒傷似的在身後鋪滿一地銀晃銀晃的道路,想要引人回頭。

我沒有回頭。

兩年來一直往前行進,一座城市換一座城市,一個國家換一個國家,刻意努力遠離那個家。長久下來孓然自在慣了,此刻卻突然覺得有點累,覺得如果身邊有個人,就這樣停著也很好。

『接下來只會越來越悶熱,』他抿抿嘴,像是下定決心告訴我一個祕密。『等這場雨下完我就會離開這裡了,』

『我打算先往西再向北,去一個很乾燥很寒冷的地方,我受夠了這種熱帶氣候,』『和黏膩的關係。』

兩條線假使不平行,只會有一個交點。

月有著令人心動的下顎線,柔和但清晰,我把視線停在那兒許久。我知道我們的交點就快結束,我感到遺憾,甚至帶有一點悲傷,但也同時做了個決定。

我決定這個溼熱黏膩的山海交界就是當初離開的目的地。站在另一個急欲奔走的靈魂身邊,我總算感到對停滯與重複的需求,我要在此地親手打造自己的家,好把「那個家」真正埋葬。想到這裡,竟然發現自己已迫不及待在這裡度過許多滿月和夏天。

「不論你的目的地最後在哪,祝福你的旅程順利愉快。」我轉過身再次和他肩碰肩面向外頭的雨,儀式性舉起酒瓶,喝盡裡面最後一口酒。

 

廣告

About NoReen

sinner/saint
本篇發表於 六月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