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愛溫諾娜。

這兩天城市全城戒備,屏息等候難得一見的大西洋颶風從南面來襲。前晚市民們趕忙去各大超市儲水存糧作防颱準備,住在疏散區的則紛紛前往高地區域或避難所避難。今天中午市長呼籲所有市民待在家中不要外出,並下令大眾交通系統全面停駛,此項史無前例的停駛命令,令城市裡人心惶惶,大家乖乖待在室內,原本擁擠沓雜的城區街道和車站一片空蕩猶如死城。

我坐在家中窗台前等待雨來,窗外山雨欲來風滿城的景況,譜著風雨前奏,雨勢卻尚未開始。我百無聊賴地隨意瀏覽網路,跟線上朋友互報近況亂談天。

妹妹登入線上後馬上敲我關心天氣情形,住在氣候穩定的大陸西岸,她的口氣不免帶有戲謔:「I think it’s a military experiment. Pentagon has been working on weather weapon for decades.」

『妳是說<我愛溫諾娜>』

「what? 那是什麼?」

『爸爸寫的科幻小說,你不要跟我說你沒看過?…..你居然沒看過!』

「就是把颱風當武器嗎?
……sorry……」

我嘆一口氣,上網搜尋了全文丟給妹妹,她一向對科幻小說沒興趣,但沒想到連父親的作品也不知來歷。不過現在網路上什麼都有,父親這本在八〇年代出版的書,早在網路上被製作成橫式直式的各種電子版本,我隨意看了幾行,字句間突然有種父親以前在為我講述各種道理那種正襟危坐的意象。

我把<我愛溫諾娜>的電子檔下載到手機,在窗邊閱讀。

小時候曾經讀過幾遍但沒什麼特別感覺,只是跟著故事劇情走。長大成人又離家數年之後再回頭看,才發現父親不只在他的故事裡反映了他的性格,更偷偷把他生活裡的點滴融合在故事中。

<我愛溫諾娜>講的是“我國”企圖利用颱風阻止鄰國“加西亞”用人海戰術橫渡兩國海峽,在科學家努力改變颱風強度路徑的同時牽扯出許多政治權謀,和犧牲者。背景設定分明在影射台海兩岸當時的緊張關係。父親用他嚴謹的態度,在氣象知識理論方面講解力求全面精確,也旁徵博引許多曾經因為天氣產生重大影響的戰爭。故事完整緊湊,但有時候因為理論數字過多顯得有些枯燥,實事求是的樣貌完全就是父親個性翻版。

此篇小說首次發表在人間副刊的時候是民國七十四年,當時父親三十六歲,我六歲。故事裡主角對妻女的疼惜之情,現在想來必然是父親從對我們的自身經驗中擷取。故事主角喜歡和老朋友釣魚的設定也和父親本人如出一徹。當我翻到主角為女兒買了一台鋼琴,還帶女兒出去釣魚女兒拍手說主角是“魚多多爸爸”時,不禁心情激動。以前爸爸如果釣到魚回家,我們跟爸爸就會一起拍手說“魚多多”,然後父親會得意地呵呵笑。這不只是看到自己被寫進故事裡的微妙心情,更是要以現在的同齡年歲才能了解到的那種親子孺慕。

父親現在白髮蒼蒼,而我正進入他寫小說那時的年紀,看他的小說更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在我長很大之後父親才開始與我談到他以前的經歷,我才慢慢認識嚴肅的父親骨子裡其實是一位自由開放擁有獨特想法的人。有的時候我後悔太晚知道他的思想和生長背景,有的時候我卻很慶幸能在成熟獨立的狀態下與父親對談。閱讀他的文字是某種更接近他的方式,透過字我彷彿更能心領神會父親對這世界的體認。

<我愛溫諾娜>這標題下得好,把對天氣無可掌握,又愛又恨的無奈表達得太傳神,剛好符合現在城市市民們對南面颶風害怕又興奮新鮮的心情。我看完小說後把這五個字在嘴裡喃喃唸了幾遍,才忽然想起該去瞧瞧外邊的進展。

一探頭發現窗外風斜雨驟,颶風倒是真的迫近城市而來。回到電腦前看轉播,網路新聞出現“如果我們可以控制颶風”的文章討論。我微笑想,這件事二十幾年前就已經達成了。

我關上電腦,然後撥打一通越洋電話回家。

廣告

About NoReen

sinner/saint
本篇發表於 讀‧寫, New York, NY, 三月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2 Responses to 我愛溫諾娜。

  1. 小塔 說道:

    高雄外頭也是颳風
    這次災防沒搞好應該也會牽扯政治權謀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